安徽頭條網微信公眾平臺


安徽頭條網微信互動平臺

首頁 >> 醫療衛生 >>最新推薦 >> 肥東田野發現梅花鹿最多時有27只現身
详细内容

肥東田野發現梅花鹿最多時有27只現身

  梅花鹿的腳印、梅花鹿的糞便、梅花鹿喝過的水塘,還有它們棲息過的草堆、啃過的莊稼,作為一名合肥市民,你能想象這些長著犄角的“森林精靈”就生活在離你20多公里的小山村嗎?這件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2月28日,記者與生物專家、安徽省珍稀鳥類保護工作者聯合會的專家們,一起來到肥東縣長樂集附近的村莊,沿著足跡與糞便,經過4個小時的尋覓,終于見到了梅花鹿的“真身”,印證了村民們之前說的一切。

  村民說

   打開家門看見十幾只鹿躍過稻田

  這個村莊離合肥市區不遠,只有20多公里。到了長樂集附近村莊你會發現,居民住所極其分散,隔兩百米才有一戶人家,大片空地雜草叢生,摻雜著一小片一小片的水塘。聽村民們說,這些空地以前是他們的老宅,后來拆遷就搬到了別處。

  喜鵲成群結隊在這里覓食,停在一大片濕地之上,大聲叫著。這里的喜鵲比城郊的喜鵲大許多,離我們三五米遠,可以清晰地看到它肥碩的白色肚皮,最大的就像一只野鴿子。

  61歲的王為翠住在附近一所獨棟小平房,門前有一片小水塘,水塘邊是兩片油菜地,這是她和老伴一年的生計。“今年春節前,兒子和媳婦回家來,我跟他們說,家里的菜都被‘羊’吃了,我累了5個月,就為這點菜。”王為翠說,兒媳婦去菜地看了一圈,見到了婆婆口中的“羊”,她用手機拍了一段視頻發到了網上。“這哪里是什么‘羊’,大家都說是梅花鹿。”王為翠的兒媳婦花女士告訴記者。

  “剛開始只有幾只,這么矮的小鹿。”王為翠比劃著到腰的位置。“后來長這么高,到肩膀了,還越來越多。”王為翠手腳并用地向我們比劃著,“有的還懷著個大肚子,走起路來一跛一跛的,后來就生小鹿了,最多的時候,我們數了數,有27頭!”王為翠說。

  “下午五六點,十幾只鹿從這個稻田跑過去,淺黃色,頭上的角好小,我娘家在這里,我哥哥嫂子更是經常見到。”村民張大媽說。“知道它們常在哪出沒嗎?”記者問。“到處亂跑,不定的,有的時候十幾只,有的時候幾十只,我家嫂子一開門,都被嚇壞了。”

  從這一帶的村民口中,記者得知,其所提的梅花鹿常在這里出沒,已在這里繁衍生息了一兩年時間。

  夏天梅花鹿在村民家門口“串門”乘涼

  夏天,這些梅花鹿還會來王為翠的家門口乘涼。“它們就在我們家水塘里喝水,喝完了水傍晚還在門口乘涼,躺在那兒,四腳朝天,不要太快活的樣子。”王為翠說得聲情并茂。但對于這群不請自來的“森林精靈”,她的心情是復雜的。

  “我媽說,她還拿著棍子跟著梅花鹿后面追,我聽著都嚇死了,讓她別再這么做了,太危險了。”王為翠的女兒說。

  王為翠帶我們來到油菜地,去看她種了5個多月卻“慘遭厄運”的油菜。“我老伴66歲,有殘疾,這些菜都是我一個人種的,就靠這個生活。”她翻動著地里的菜,“這些菜根可大了,可好了,給鹿吃了一半。”為了阻止梅花鹿吃莊稼,王為翠還在地里弄了一個假人,用一個綠色蛇皮袋套著。然而,眼前這個綠色蛇皮袋已破了一個大洞,假人的兩只胳膊也沒了。“有一回,它們來地里偷吃我的菜,發現這里的假人,就集體把我的這個假人給咬壞了。”王為翠無奈地說。

  有一天晚上,王為翠發現外面有動靜,看見十幾只鹿正在啃她的油菜,她便拿著手電筒和棍子出去驅趕。像這樣驅趕梅花鹿的情形,附近的村民都表示經歷過,“一追追到對面的河塘,它們速度好快,一溜煙就跑了,那個路太難走,我們追不上。”村民張大哥說。

  “我后來知道它們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我也不打它們了。”王為翠說,“但它們不能吃我的莊稼,吃我還得趕它,不吃我就讓它們在我這兒玩。”

  尋蹤記

   “尋鹿小組”追蹤4個小時發現鹿的腳印和糞便

  2月28日11時,在村民的指引下,晨報記者與生物專家、安徽省珍稀鳥類保護工作者聯合會的專家們繞過水塘,走過田埂,越過蘆葦地,尋找村民口中的梅花鹿蹤跡。野薔薇枝干茂密,輕易劃破手上的皮膚,紅色血液立即滲出。剛下過一場大雨,鞋子里都是泥水。

  構樹的葉子還沒長出,嫩枝有被啃過的痕跡。“你們看看,全被吃了,今年1月下了兩場大雪,它們沒東西吃,連樹枝也啃。”王為翠說。

  “這里有很多腳印,10厘米那么深!”驚呼聲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是它們,都是它們的腳印,和農戶田里的腳印一樣。”畢業于安徽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多年從事安徽省內動物研究的專家虞磊為這一發現感到高興。

  “這里有一堆糞便,快來看看!”又一重大發現。“是的,是它們。”安徽省珍稀鳥類保護工作者聯合會的動物專家徐蕾和夏家振也加入其中。“剛才有一堆糞便,顆粒很小但形狀相似,應該是幼鹿,而這一堆應該是成年鹿的糞便。大家加把勁,很快就能找到它們了。”

  1個小時、2個小時、3個小時、4個小時……腳下的路越來越難走,鞋子重得像灌了鉛一樣,提著笨重的器材,大家的體力也開始不支。

  七八只母梅花鹿現身兩面之緣后匆忙逃竄

  “別動,就在你的左邊!”梅花鹿就這么突然出現了!只見30米遠處出現七八頭梅花鹿,頭上的鹿角很小,有一頭約有1米多長。大家的相機還沒來得及對準它們,它們就已竄入草叢,不知所終。這是大家與鹿的第一次相遇。

  僅僅幾分鐘后,一頭梅花鹿就出現在虞磊與夏家振的不遠處,當第三個人也看到它的時候,它便飛一般地竄進了草叢。“它那兩只大眼睛跟我對視了,應該是受驚了,瞪得老大,然后就往你們那邊跑。”虞磊跟我們分享前一秒激動人心的一刻,“都是母鹿,角很小。”

  “從目擊的體型、腳印、糞便、分布范圍等來看,判斷肯定是梅花鹿。”虞磊說。“梅花鹿屬于中大體型,如果是馬鹿,根本不是這個身型,會跟馬一樣大。而且只有梅花鹿分布最廣,其他鹿種更加稀有,只出現在青藏高原,數量極度稀少,不可能出現在合肥。”

  兩面之緣,它們來得如此猝不及防,沒有一個人的鏡頭來得及對準它們。

  聽說我們看到了梅花鹿,王為翠非常興奮,“看到了吧,我沒騙你們吧,看到幾頭?”“七八頭。”“太少了,還有3個‘七八頭’那么多呢,有的鹿角很大,很嚇人的。”

  專家談

   合肥從未出現過野生梅花鹿建議就地成立保護區

  肥東發現梅花鹿?不可能不可能!合肥從來就沒有過這一物種。你們看到了?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啊!

  昨天下午,安徽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副院長張保衛得知此事后,深感不可思議。談及這一群梅花鹿的來源,張保衛表示,“合肥很久很久沒有出現過梅花鹿了,你們一說這個我會覺得非常驚訝。它們可能是從哪個養殖場逃出來的,也有可能是運輸過程中掉下來的,但這都無法確定,目前只能是猜測。”

  對此,合肥野生動物園副園長江浩也有同樣觀點。“它們確實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不管是養殖的,還是純野生的,都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

  從之前拍攝的視頻以及記者當天的所見所聞,張保衛分析,“村民說的應該沒錯,剛開始幾頭小鹿,但它們繁殖速度很快,達到二三十頭也是極有可能的。”張保衛建議,如果這一群體穩定且繁殖數量大,可以就地成立保護區,這也是目前最好的解決方案。

  至于梅花鹿在此地會不會影響本地物種的生存,江浩表示,這個應該不會。“大雪天的時候,它們找不到食物會大肆破壞莊稼,一旦天氣暖和了,這種現象應該會減少。”同時,梅花鹿并不會對村民安全造成威脅,請大家不要傷害它們。

  肥東縣森林公安局局長崔浩表示,對于轄區內有梅花鹿出沒的事件,他們早在2017年5月就聽村民報過警,他們也多次前去尋找,但從未看見過梅花鹿的蹤影。“你們也看到了,那說明這是真的了,我們這里確實存在梅花鹿生存的足跡。”崔浩表示,他們也正在積極向上級匯報處理此事,正等待回復。這期間,他們也會不斷向村民宣傳,“梅花鹿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發現后不能對它進行捕殺。”

  對于梅花鹿對村民莊稼造成的損失,崔浩表示,如果能夠證明是梅花鹿所為,他們一定會上報國家申請補償。“但是這個證明對于村民來說太難了,不好統計,也不方便核實,我們也希望村民的損失得到應有的補償。”

來源:江淮晨報  作者:張夢怡


公式规律历史纪录